劉梓潔(Liu Zi-jie)

 

  劉梓潔(英文:Marula Liu,1980年10月20日-),台灣電影導演、作家。彰化縣田尾鄉人。

維基百科

書評與訪談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2019/01/27:【啟點文化】[有聲書評
《外面的世界》嘉玲專訪作者劉梓潔” open=”no” style=”fancy” icon=”plus” anchor=”” class=””]


2018/11/20:【九八新聞台】作家劉梓潔談《外面的世界》


2018/09/19:【女人迷】劉梓潔:我們是沒有足夠大故事的一代,但我們不是末世

劉梓潔的新作《外面的世界》,最末的跋中寫著:「相信沒有什麼是不變的,相信一切都是因緣聚散和合,相信一切堅固的東西終將煙消雲散,相信冥冥之中有神眷顧。相信真誠。」

1981 年的冬天,美國作家馬歇爾伯曼在紐約的隆冬,一邊經歷喪子之痛,一邊完成了他的經典作品《一切堅固的東西終將煙消雲散》(All that is solid melts into air)。追溯這句話的誕生,時間必須再往回調轉一世紀,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裡第一次將它宣示眾人。從單向的反抗世界到一切可以毀壞再重生的現代,我從未想到 2018 年的此時此地,在劉梓潔的書中與它再次相遇,再見面卻已不只是前世今生,而是轉世又轉世了……

──【觀看全文


2018/09/12:【風傳媒】26歲以散文「父後七日」爆紅!她10年不上班、窮到月收只有幾千

28歲時她開除了老闆,拋棄報社工作,跟每月五、六萬的收入說再見,聽起來超帥,更熱血的是,她是為了心中的電影與編劇夢,閱讀到這是不是覺得光芒萬丈,感覺女主角劉梓潔小姐就要衝向偉大航道,拿到寶藏了,電影都這樣演的不是嗎?錯、錯,錯,莫、莫、莫,事情不是憨人所想的這樣簡單,那是怎樣呢?我先前情提要一些她的背景,才能揭開,開除老闆的接案人生的真實面紗……

──【觀看全文


2017/01/26:【Mint明潮】文字的煉成 劉梓潔

儘管以《父後七日》一舉在文壇闖出名號,劉梓潔接觸寫作的起始,要比這更早了好些年。2003年她發表第一部短篇作品〈失明〉,獲得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但她並未就此走上專職寫作一途,而是陸續擔任刊物編輯、文案、副刊記者等工作,和文字保持著若即若離的曖昧關係。

在媒體出版業打滾過一回,劉梓潔非常清楚煮字為生絕非易事,「其實直到《父後七日》出來之前,一方面還沒有決心和自信足以真正去走寫作這條路,一方面也有些偷懶地覺得,自己的工作其實還算是有在寫東西,便沒有勇氣去跨過那條溝。我想或許是老天爺看不下去,就從後面推了我一把……

──【觀看全文


2016/11/24:【故事】只要相信了,就是真的──讀劉梓潔《真的》

當新聞變成小說的時候,就應該要被重新再變形一次,給它一個新的意義。

儘管是從一則新聞得到小說的靈感,但是劉梓潔卻選擇另闢蹊徑,用全然不同的角度去寫這個詐騙的主題。臺灣被稱作「詐騙王國」,其中最讓人難以理解的,或許就是婚姻/愛情詐騙吧。你如何去相信一個未曾謀面的人,進而全心全意的愛上他,然後就這樣輕易地把自己辛苦存下的錢匯給對方?每一個被詐騙集團給鑽了心中漏洞的人,在採訪記者的敘述中,都是因為孤單所以才這麼簡單地被趁虛而入,然而劉梓潔卻想說一個有別於新聞角度的故事,那就是,「只要相信了,就是真的……

──【觀看全文


2016/09/17:【上報】我在騙你,但我真的愛你-專訪劉梓潔《真的》

在以散文與電影《父後七日》受到矚目之後,劉梓潔(1980-)一直在作家與編劇的身份之間遊走。她不僅推出散文集《此時此地》、短篇小說集《親愛的小孩》及《遇見》,更擔任電視劇《徵婚啟事》和《滾石愛情故事》的編劇統籌。

今年八月,劉梓潔推出了她的第一部長篇小說《真的》。故事講述影子寫手陳亮亮受大牌作家仲玲委託撰寫愛情小說,卻意外發現關於她真實身份的秘密。這本結構複雜的小說,故事中的情節虛實難辨,劉梓潔透過這部作品,要向讀者辯證什麼才是「真的」……

──【觀看全文


2016/01/25:【時報出版ReadingTimes】《身為職業小說家》劉梓潔──小說家這份職業


2013/03/19:【TAAZELECTURE1】台北文青生活考:作家談文學偶像──劉梓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