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夏(Sao Xia)

 

一九七八年出生於高雄,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畢。擷取《離騷》之「騷」與出生於「夏」之意,筆名騷夏。曾獲吳濁流詩奬、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全國大專生文學獎等。現居台北,養貓兩隻一黑一橘,蘭科植物百多株。出版作品有詩集《瀕危動物》、《橘書》,散文集《上不了的諾亞方舟》。

維基百科

 

2019/10/31:創作求生指南: 要理想也要麵包 ?

活動名稱:朝向台灣「新文學」:新世代作家群像
演講題目:創作求生指南: 要理想也要麵包 ?
時間:2019∕10∕31(四)15:10-17:00
地點:靜宜大學主顧樓705
記錄人:王信文(靜宜大學中文系)


  詩人騷夏,著有詩集與散文集《橘書》、《上不了的諾亞方舟》等。2019年10月31日在靜宜大學台灣文學系辦理的「創作求生指南-要理想也要麵包?」講座,主要談論理想與麵包間如何共存,怎樣在創作與工作之間的夾縫中找到平衡。

  騷夏開場的自我介紹就看著簡報上的照片說:「這看得出來是我吧?我今天還穿了一模一樣的衣服。」聽眾笑了起來,騷夏的人是幽默的。這種幽默也反映在她的散文集《上不了的諾亞方舟》,荒謬帶點蒼涼,「就是人生啊。」她笑道。騷夏的散文中有大規模回顧,童年迄今的成長史,她談起「創作的我」時自言,創作給她的禮物是讓她知道「我從哪裡來、我從哪裡去」過去到未來的自己都是寫作上的資源。

  提到詩人為何寫散文,騷夏說文體即是一種鍋具,各有適合用來烹飪的料理,在不同的寫作素材中,她都嘗試過才會知道適合哪種文類。騷夏的散文短小精悍,篇幅不長卻有力,她寫散文是在生活課專欄的寫作中訓練出來的,在有限的篇幅中錘鍛寫作。同時也向聽眾分享她自己的寫作練習,那就是找出照片,凝視照片裡的自己──觀察自己的穿著、表情、背景等,觀察細節並且推測當時的情境與背景,「我現在還能(像幼時)如此嗎?」作為對照。除了影像中的人物,也有空間;而空間的轉移背後也著遷徙的故事,身體即空間中的一環。在這些照片之中,騷夏萃取影像背後的故事,將其鑄造成散文。

  騷夏說起她作為編輯一陣時日後,關於散文的分輯能簡單地分出:人間、空間與時間。但她也說:「雖然我知道,但我自己沒想這麼做。」似乎當自己作為寫作者時,騷夏就不會跳到「上班的我」。騷夏曾任職記者、出版社編輯,分享自己身為文科生的出路經驗,也分享自己曾在讀研究所時,課堂被老師要求觀察與記錄他人如何交談,訓練觀察的眼。時代變遷快速,必須有深刻的觀察能力。

  在龐雜的現實面前,理想如何共生?是否能夠重新找回?騷夏說創作即是回家的路,自己即是素材,自己想要成為什麼,就會變成什麼樣的人。「我之所以為我,就是最好的指南」。在理想與麵包的擺盪之中,自己就是最堅定的指南。

專心的聽眾

大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