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双子(Yang Shuang-zi)

 

  楊双子,本名楊若慈,一九八四年生,台中烏日人,雙胞胎中的姊姊。「双子」取自日文漢字,意指雙胞胎姊妹,作為雙胞胎姊妹共同創作的象徵。
  百合/歷史/大眾小說創作者,動漫畫次文化與大眾文學觀察者,台灣民俗愛好者。曾獲國藝會創作補助、文化部創作補助、教育部碩論獎助。近作為《花開少女華麗島》、《花開時節》,以及合著小說《華麗島軼聞:鍵》。現階段全心投入創作台灣日治時期歷史小說。

Shuang-Zi Yang is a novelist, a researcher on popular literature and subculture in Taiwan. Her creative works include Yuri[1] , popular and historical novels. Ro Tzu Yang is her original name and she is the older sister of the twins. She and her twin sister once used “Shuang-Zi”[2] as their pseudonym. “Shuang-Zi” also conveys the meaning of twins in Japanese. Based on the study of the Japanese era in Taiwan, her younger sister picked the name in Kanji[3] on purpose.

She had received creative incentives from “the National Culture and Arts Foundation” and “the Ministry of Culture”. Her master thesis was granted a scholarship from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Blooming Island” and “Blooming Season” are her recent works and she is the co-author of the novel “Legends of the Gorgeous Island: Key”. Currently, she devotes herself to writing historical novels set in Taiwan during the Japanese rule.


[1]Means girls’ love in Japanese

[2] In Chinese, Shuang means Double and Zi means Child

[3]Adopted Chinese character in Japanese writing system

 

維基百科

 

書評與訪談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2019/11/12:「歷史小說」如何可能是「新」的文學?

活動名稱:朝向台灣「新文學」:新世代作家群像
演講題目:「歷史小說」如何可能是「新」的文學?
時間:2019∕11∕12(二)10:00-12:00
地點:國立臺北教育大學A501教室
記錄人:蔡詠絮(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台文所碩士生)


  11月12日於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舉辦小說家楊双子的專題演講,吸引各個不同領域的朋友前來參與。為了回應台灣文化日「朝向臺灣『新文學』」的主題,楊双子以「『歷史小說』如何可能是『新』的文學?」為題,提出她在書寫歷史小說時的創作者意識。

  首先她提到,之所以創作歷史小說,最根本的意義是對自己身世的疑問。作為一個從小在眷村長大,長期接受沒有台灣史教育的女性,「中國即祖國」、「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概念深植心中,以致於對歷史的記憶產生斷裂,居然沒有發覺或者說沒有聯結到自己的家族已經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兩百多年。直到高中畢業那年,與妹妹的一場中國長江之旅,使她發覺想像中的中國根本不存在,這個斷裂的歷史使她失去源頭,她說「或許有一些人,失去前半生的記憶,依然可以靠著既有的記憶過活,但我不能。」所以在近幾年的創作中她不斷提問,也試圖在自己的作品中回應關於自己的身世、台灣的身世等問題。

  接著楊双子以她最近創作的作品《花開時節》為例,分享創作過程中的準備,最原初的概念回應身世的追尋,決定創作一部以日本時代為背景的故事,更進一步想要回應女性意識、性別等相關議題,因此將作品主角定位為女性,同時將日本百合文化所指稱的女性同性之愛的關係放入作品中。這部作品由她與雙胞胎妹妹共同發想,妹妹發揮其作歷史研究的經驗,主要負責作品中的考據,嚴謹程度不亞於學術研究,楊双子指出,她認為身為一個創作者,身上背負著一個使命,雖然什麼都沒有也可以進行創作,但由於那種「想讓歷史斷裂能夠被銜接上」的使命感,她和妹妹在考據上不遺餘力。而這部作品就在妹妹主司考據,楊双子發想架構的搭配下進行,直到妹妹因癌症過世之後,才由楊双子獨自進行後半部的完稿。

  《花開時節》作為一部回應台灣身世的歷史小說,對小說中的「穿越」設定,楊双子做出論述性的說明。對於「穿越」的設定,楊双子歸納出簡單的公式,從近期的穿越影劇中也可清楚看見,大多數穿越的都是女性,且由現代女性穿越到古代,跟古代的帝王談上一場戀愛。而這個設定更有其弔詭的地方,便是為什麼台灣的女性會穿越回中國的古代?而且又為什麼都是台北的都市女性,穿越到中國的皇城?楊双子提到,這樣的「穿越」公式,回應的其實是線性思考的史觀,台灣與中國、台北首都與皇城首都,是她們那一輩受教育時的想像共同體,而她們正好經歷解嚴前後認同轉變的時期,因此這樣的疑惑產生,她決定將「穿越」放進題材裡面,把歷史放回台灣身上,這一次將是一個台中女性,穿越到台灣日本時代的故事。

  接著她提到一個概念:「娛樂其實是很政治的」,在每一個時代脈絡下出現的娛樂是奠基於當時的歷史容許你做到什麼樣的程度。這也回應到她之所以可以創作台灣本位的歷史小說,而四五十年前卻無法有這樣創作的提問,因為當時的政治環境不容許討論,不管是歷史事實的、去台灣歷史教育的、被禁聲的種種,都是無法以一個人或是一小群人之力可以扭轉的悲劇。所以她將自己的歷史小說創作賦予一種使命,期望歷史小說能夠提供一種想像,讓台灣人能夠有尋找身世的基礎,同時銜接未來。

  演講的最後,楊双子分享到,很多人說《花開時節》看起來像是歌頌日本殖民時期的皇民文學。楊双子是這樣回應的「殖民與被殖民是真實存在的,且很多人已經進行討論。但好的那一面也同樣需要被並置。」她期望提供一直以來視自己為邊陲的台灣一個想像的腳本,回歸到台灣本位的思考,這樣的思考方式也是對「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同時也是台灣女人的台灣」做出的最好詮釋。

  

 


2019/08/02:【民視】台灣史不胡說 史料邊角裡 見證台灣人曾經的生活

 


2019/07/31:【OpenBook閱讀誌】開啟你的「百合眼」,生活無處不百合:漫畫家星期一回收日與作家楊双子對談

究竟百合是怎麼來的?由Openbook策畫的漫畫系列講座「教練,我想畫漫畫」第一場,邀請作家同時是百合研究專家的楊双子,其作品《花開時節》曾入圍2017Openbook好書獎.中文創作,引起許多討論,被視為台灣目前最具代表的百合作家。另一位與談人,則是甫以《粉紅緞帶》入圍第10屆金漫獎的漫畫家星期一回收日(以下簡稱星期一),她曾獲《One Timing!!》獲得東立原創大賽少年漫畫組金賞,也是目前台灣漫畫家中,少數經營百合漫畫的創作者。

她們兩位,也在《CCC創作集》中進行作品的連載,由楊双子提供文本,星期一改編成漫畫,以日本時期的台灣為背景,描繪女學生間的曖昧情誼,不僅故事動人,且歷史場景考據詳實。這場對談,從兩人各自經驗著手,兼談彼此合作……

──【觀看全文


2019/05:【科技部】人文沙龍系列「臺灣『新文學』九九年:回顧與展望」


2019/01:【印刻】作家的前身是文青?──閱讀、寫作、寵物以及其它關鍵字

 

──【印刻文學生活誌 1月號/2019 第185期】


2018/10/08:【文訊】楊千鶴與花開時節與我

楊千鶴筆下有動人的女性情誼,還有女性對自我主體的思索與追求。是因著楊千鶴,我們重新認識了面貌模糊的「少女的日治台灣」。

這兩年我以楊双子為筆名相繼發表《花開時節》、《花開少女華麗島》,都是以日本時代的女性為主角,並不誇張的說,書寫日本時代歷史小說深陷文獻的汪洋大海,楊千鶴是我們的北極星,叫人不致失去方向。

而因為本次撰文俯案細讀,我也重新「校準」了書寫路線。怎麼說呢?從老前輩的戰後記事來看,儘管她最終也走向因婚嫁生活而消聲匿跡的女性常態,但她卻遠比我早前所認知的更具有自主性,特別是尋找工作、延遲結婚、運動競技、爭取權益過程裡所展現的「衝撞」氣魄。我筆下的日本時代台灣少女,則幾乎無法展現同樣的氣魄。

啊,輸給老前輩了!心懷這種不甘,想要穿越時光對老前輩說:下一本小說,請讓我繼續挑戰吧……

──【觀看全文


2018/08/01:【性別力】《花開少女華麗島》楊双子專訪:女性情誼,不只是姊妹、戀人與競爭關係

《花開時節》與《花開少女華麗島》都回應台灣真實存在的經典文學作品,如《花開少女華麗島》輯一〈華麗島〉三篇,分別同名互文楊千鶴 1941 年的同名作品〈花開時節〉、翁鬧的〈天亮前的戀愛故事〉,真杉靜枝的〈站長的少妻〉。以這些故事為藍本,或許可以說,双子寫出了進階版的同人誌。

在架構上最明顯呼應的,是〈天亮前的戀愛故事〉,双子說,這是作者翁鬧以第一人稱、私小說的方式,寫自己在日本召妓吐了一夜苦水的故事——全篇講翁鬧自己的性意識與人生困頓,「不過,妓女在這篇故事裡完全沒有聲音。」双子笑說,想像妓女的心情,不覺得很靠杯嗎?

「妓女應該更難受吧,從殖民地來東京念書的大學生,還可以找妓女抒發感受,她卻只能在這裡做妓女,所以乾脆逆反過來,同樣的場景,我以第一人稱,讓陪侍的女性開口說話。」双子將鏡頭移到陪侍女性身上,以日本九州作家林芙美子為藍本,填入血肉。陪侍女角講的一句話「人生只有食慾和性慾」,即是從林芙美子最有名的《放浪記》直接移植過來……

──【觀看全文


2018/08/01:【性別力】夜市炸雞排、麵包學徒到小說作家,專訪楊双子的創作之路

專訪第一題,問双子與百合文化相遇的契機,双子說,「其實是妹妹離開供兩人穩定經濟基礎的工作,新工作比較無聊,她在網上接觸到《魔法少女奈葉》動畫的同人漫畫⋯⋯」答案是相遇在網路,不算太意外,比較出乎意料的,卻是兩人曾是經濟共同體的狀態。一追問,才知道姊妹倆很早就自食其力、出社會工作了。

双子的父母在五歲左右離婚,兩人名義跟父親,實際是隔代教養、由奶奶照顧。國二那年的大年初二,双子阿嬤過世,爸爸離家出走、音訊全無,家裏只剩下雙胞胎姊妹倆,還有爺爺、姑丈等姻親。以前兩人成績優異,然而此後也不用談什麼讀書,「功課一落千丈,很可怕,想到我數學還考九分,哈哈哈!」現在回顧是笑點,當時其實很慌張。「我們也開始意識到,如果不靠別人幫忙,是不可能考上好學校的……

──【觀看全文


2018/07/31:【The Affairs 週刊編集】百花撩亂的哀愁與美麗 — — 評《花開少女華麗島》

承接前作,《花開少女華麗島》同樣呈現了高潔的女性情誼。楊双子總是善於描寫充滿目標的女性,哪怕那目標遠大得難以實現(如〈合歡〉裡想成為鋼琴家,卻不得不屈就於家庭的「老師」)或者渺小得僅是平凡日常(如〈花開時節〉裡想望悠閒文藝生活的初子),這些女性們依舊將之牢牢放於心中,視之為「無論如何不可能退讓的、寧願玉碎的事情」(〈站長的少妻〉)或「不想輸給任何人的心」(〈金木犀銀木犀〉)並勇於追尋;她們也都在追尋目標的過程中,照見身為女性的困境,亦即社會上對性別的箝制與不平等。這些角色該如何不卑不亢地面對並與之抵抗、鬥爭,或者,就算低頭也要保持美麗姿態,這遂成為小說最具可看之處,也是《花開時節》的主軸。延續了這點之外,《花開少女華麗島》亦從另一面出發,以旁觀者為主角,有距離地遠望其他女性的奮鬥,更因此激起內心的情感湧動,開創了百合書寫更豐富的面向……

──【觀看全文


2019/7/16:【漢聲廣播電台】「花開時節」小說介紹、楊双子專訪


2018/06:【聯合文學】入門對談:楊双子 x 簡莉穎漫談台日百合文化

 

──【聯合文學 6月號/2018 第404期】


2018/06:【幼獅文藝】純情小百合:楊双子《花開少女華麗島》

 

──【幼獅文藝 6月號/2018第774期】


2018/06/26:【OKAPI閱讀生活誌】女性可以不是男人的獎品!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百合」情誼──專訪楊双子《花開少女華麗島》

訪談時,楊双子(本名楊若慈)將雙胞胎妹妹楊若暉的遺照放在桌邊,彷彿讓她隨側聆聽。隨著訪談進行,我才明白,從長篇小說《花開時節》到甫出版的短篇合集《花開少女華麗島》,若暉的身影一直都在。

在ACG文化中,「百合」一詞泛指女性之間「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情誼。此詞源自日本,直至2004年「百合會論壇」在華文圈成立後,百合次文化才逐漸在台灣展開。2008年左右,楊若慈與楊若暉這對雙胞胎姊妹開始著迷於百合文化。姐姐若慈創作,妹妹若暉研究,皆將百合納為筆下題材。

那時她們立志開一間小出版社,專出百合小說,讓百合在地化。兩人努力存錢,孰料病魔洶湧襲來,夢想啟動之前,妹妹在2009年被告知罹癌。「楊双子」是她們共有的筆名,取自雙胞胎的日文漢字「双子」,2015年楊若暉離世後,楊若慈拾起這個名字,在隔年出版了她們的第一本百合小說《撈月之人》。「這本書的前身是一篇6萬5千字左右的輕小說。原本按照妹妹的規劃,我們應該在2017年自己出這本書。」楊若慈的話聲靜定,惆悵淡淡……

──【觀看全文


2018/01/04:【文訊】昭和少女台中市街徒步日記:歷史小說《花開時節》的文學地景散步

「什麼都不要問,跟我一同穿越到日本時代吧!」

如果有人做出這樣的邀請,你會答應嗎?換作我,應該會這樣回應:「你先說清楚是日本時代的明治、大正還是昭和年代啊!」不過無論如何,我並沒有打算經過讀者同意,就決定要帶領大家走一趟昭和時代的台中市街了……

──【觀看全文


2017/12:【聯合文學】專訪「逛逛看」

 

──【聯合文學 12月號/2017第398期】


2017/12:【台灣光華雜誌】團體專訪「當代小說圓桌會」

 

──【台灣光華雜誌 第42卷第12期】


2017/12/07:【OKAPI生活閱讀誌】穿越吧少女!結合百合元素與歷史質地的苦甜小說──廖梅璇讀楊双子《花開時節》

一本書包攬穿越、歷史、百合、宅鬥等類型小說元素,令人擔心作者要如何調配滿滿一鍋素材,而不致於淪為黑暗料理。作者考量到讀者不熟悉日本時代的歷史,於是藉由馨儀一個21世紀大學生的眼光,帶領讀者認識日治時期台灣迅速現代化的繁華盛況。受「大正民主」浪潮影響,女性解放的觀念由日本傳至台灣,加上台灣陸續成立高等女學校,女學生間產生自成一格的菁英文化與親密羈絆。書中幾乎每個讀過高女的女孩,都戀慕著身邊優秀美麗的女伴,女女間999純金的赤誠盟誓,遠非凡庸的婚姻嫁娶可比,如早季子與雪子便懷抱著遠大志向,約定畢業後一同前往日本升學,實現夢想。作者藉此將百合元素嵌入歷史背景,高冷文學少女╳鬼靈精吃貨CP的人設反差,更萌得皮脆心軟,甜裡帶苦。……

──【觀看全文


2017/11/17:【OpenBook閱讀誌】「穿越」是為了愛與改變:評楊双子《花開時節》

翻讀內文,讀者必然會感到驚訝,只在日治時代的導覽專書裡現身的事物與名詞,如瓦斯發生器、冷藏器,或習俗與飲食細節、台日旅行的交通方式等,悉數活靈活現地嵌在其中,而人物間的對話多半以當時的語言習慣呈現。

大量陌生的詞彙與方言,或許影響了小說的閱讀流暢度,但此舉營造的好處卻讓人一讀難忘──歷史課本裡二次元的老時光,活起來了……

──【觀看全文


2017/07/26:【華視】第18屆台北文學獎特輯。第8集:楊双子。創作和閱讀是精神時光屋,進去裡面的時候跟外面世界隔絕,我可以得到平靜。


2017/04/03:【鏡周刊】雙子之愛:楊若慈與楊若暉的故事

【鏡相人間】雙子之愛:楊若慈與楊若暉的故事之一

──【觀看全文

【鏡相人間】頭七時放動畫:楊若慈與楊若暉的故事之二

──【觀看全文

【鏡相人間】合體成為楊双子:楊若慈與楊若暉的故事之三

──【觀看全文

【鏡相人間】楊双子寫真情 已故雙胞胎妹妹宛若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