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双子(Yang Shuang-zi)

 

  楊双子,本名楊若慈,一九八四年生,台中烏日人,雙胞胎中的姊姊。「双子」取自日文漢字,意指雙胞胎姊妹,作為雙胞胎姊妹共同創作的象徵。
  百合/歷史/大眾小說創作者,動漫畫次文化與大眾文學觀察者,台灣民俗愛好者。曾獲國藝會創作補助、文化部創作補助、教育部碩論獎助。近作為《花開少女華麗島》、《花開時節》,以及合著小說《華麗島軼聞:鍵》。現階段全心投入創作台灣日治時期歷史小說。

Shuang-Zi Yang is a novelist, a researcher on popular literature and subculture in Taiwan. Her creative works include Yuri(Means girls’ love in Japanese) , popular and historical novels. Ro Tzu Yang is her original name and she is the older sister of the twins. She and her twin sister once used “Shuang-Zi”(In Chinese, Shuang means Double and Zi means Child) as their pseudonym. “Shuang-Zi” also conveys the meaning of twins in Japanese. Based on the study of the Japanese era in Taiwan, her younger sister picked the name in Kanji(Adopted Chinese character in Japanese writing system) on purpose.
She had received creative incentives from “the National Culture and Arts Foundation” and “the Ministry of Culture”. Her master thesis was granted a scholarship from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Blooming Island” and “Blooming Season” are her recent works and she is the co-author of the novel “Legends of the Gorgeous Island: Key”. Currently, she devotes herself to writing historical novels set in Taiwan during the Japanese rule.

維基百科

 

2019/11/12:「歷史小說」如何可能是「新」的文學?

活動名稱:朝向台灣「新文學」:新世代作家群像
演講題目:「歷史小說」如何可能是「新」的文學?
時間:2019∕11∕12(二)10:00-12:00
地點:國立臺北教育大學A501教室
記錄人:蔡詠絮(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台文所碩士生)


  11月12日於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舉辦小說家楊双子的專題演講,吸引各個不同領域的朋友前來參與。為了回應台灣文化日「朝向臺灣『新文學』」的主題,楊双子以「『歷史小說』如何可能是『新』的文學?」為題,提出她在書寫歷史小說時的創作者意識。

  首先她提到,之所以創作歷史小說,最根本的意義是對自己身世的疑問。作為一個從小在眷村長大,長期接受沒有台灣史教育的女性,「中國即祖國」、「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概念深植心中,以致於對歷史的記憶產生斷裂,居然沒有發覺或者說沒有聯結到自己的家族已經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兩百多年。直到高中畢業那年,與妹妹的一場中國長江之旅,使她發覺想像中的中國根本不存在,這個斷裂的歷史使她失去源頭,她說「或許有一些人,失去前半生的記憶,依然可以靠著既有的記憶過活,但我不能。」所以在近幾年的創作中她不斷提問,也試圖在自己的作品中回應關於自己的身世、台灣的身世等問題。

  接著楊双子以她最近創作的作品《花開時節》為例,分享創作過程中的準備,最原初的概念回應身世的追尋,決定創作一部以日本時代為背景的故事,更進一步想要回應女性意識、性別等相關議題,因此將作品主角定位為女性,同時將日本百合文化所指稱的女性同性之愛的關係放入作品中。這部作品由她與雙胞胎妹妹共同發想,妹妹發揮其作歷史研究的經驗,主要負責作品中的考據,嚴謹程度不亞於學術研究,楊双子指出,她認為身為一個創作者,身上背負著一個使命,雖然什麼都沒有也可以進行創作,但由於那種「想讓歷史斷裂能夠被銜接上」的使命感,她和妹妹在考據上不遺餘力。而這部作品就在妹妹主司考據,楊双子發想架構的搭配下進行,直到妹妹因癌症過世之後,才由楊双子獨自進行後半部的完稿。

  《花開時節》作為一部回應台灣身世的歷史小說,對小說中的「穿越」設定,楊双子做出論述性的說明。對於「穿越」的設定,楊双子歸納出簡單的公式,從近期的穿越影劇中也可清楚看見,大多數穿越的都是女性,且由現代女性穿越到古代,跟古代的帝王談上一場戀愛。而這個設定更有其弔詭的地方,便是為什麼台灣的女性會穿越回中國的古代?而且又為什麼都是台北的都市女性,穿越到中國的皇城?楊双子提到,這樣的「穿越」公式,回應的其實是線性思考的史觀,台灣與中國、台北首都與皇城首都,是她們那一輩受教育時的想像共同體,而她們正好經歷解嚴前後認同轉變的時期,因此這樣的疑惑產生,她決定將「穿越」放進題材裡面,把歷史放回台灣身上,這一次將是一個台中女性,穿越到台灣日本時代的故事。

  接著她提到一個概念:「娛樂其實是很政治的」,在每一個時代脈絡下出現的娛樂是奠基於當時的歷史容許你做到什麼樣的程度。這也回應到她之所以可以創作台灣本位的歷史小說,而四五十年前卻無法有這樣創作的提問,因為當時的政治環境不容許討論,不管是歷史事實的、去台灣歷史教育的、被禁聲的種種,都是無法以一個人或是一小群人之力可以扭轉的悲劇。所以她將自己的歷史小說創作賦予一種使命,期望歷史小說能夠提供一種想像,讓台灣人能夠有尋找身世的基礎,同時銜接未來。

  演講的最後,楊双子分享到,很多人說《花開時節》看起來像是歌頌日本殖民時期的皇民文學。楊双子是這樣回應的「殖民與被殖民是真實存在的,且很多人已經進行討論。但好的那一面也同樣需要被並置。」她期望提供一直以來視自己為邊陲的台灣一個想像的腳本,回歸到台灣本位的思考,這樣的思考方式也是對「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同時也是台灣女人的台灣」做出的最好詮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