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浩偉(Cheng Hao-wei)

 

  盛浩偉,一九八八年生,臺北人,臺灣大學日文系、臺灣文學研究所碩士。著有散文集《名為我之物》,改編小說《致親愛的孤獨者》,合著有《華麗島軼聞:鍵》(小說接龍)、《終戰那一天:臺灣戰爭世代的故事》(非虛構歷史寫作)、《百年降生:1900-2000 臺灣文學故事》(專欄集結)等。曾獲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時報文學獎、Openbook年度好書獎等。

  作品〈仙台記事四則〉被譯為日文,收錄於吳佩珍、白水紀子、山口守編《我的日本: 台湾作家が旅した日本》(白水社)

維基百科

2019∕11∕28:繞遠路以及沉默

活動名稱:朝向台灣「新文學」:新世代作家群像
演講題目:繞遠路以及沉默
時間:2019∕11∕28(四)15:15-17:00
地點:真理大學財經學院313教室
記錄人:陳俐穎


「文學」是什麼?我想這是讀文學系的學生都會遇到的第一個問題。但在深入探討後會發現,文學其實沒有一個放諸四海皆準的定義,各家都會有不同的看法與說法。當自己同時兼具研究者和創作者的雙重身分時,往往會有不同的文學視角,於是,我將過去的經驗綜合後得到一個體悟:文學裡面很重要的其實是「繞遠路」與「沉默」。

演講現場

  我們在讀文本時常常會發現有非常多隱藏的訊息,也就是在表面上不會明說的訊息,而那些東西就是「沉默」:沒有被說出來的地方,足以影響你對整個事情走向的判斷。文學理論常常就會有「沉默」,也就是文本不說出來的東西,文學很多時候不會把「框」說出來,以至於我們無法清楚的理解作品想表達什麼;但是如果又直接說出來的話,就又會感受不到那個力道了,我們若把「框」拿掉,讓我們把熟悉的日常變得陌生,從而產生一種文學的感受,其實不明講出來,作品的渲染力或感染力是會更強的,成為具有強大抽象召喚力的文學詩句。也就是說,創作這件事,其實是有「框」的,也許作家不會讓我們在前景看到,會隱藏在後景,而我們在文本上能夠看到的東西,其實是在框裡面的,而那些就會產生意義,所謂的文學價值與美感,其實是在那樣的框下誕生的,希望同樣看著這個框的人,能夠感受到這個框中無法被言說的事物。

  至於文學為什麼要「繞遠路」?有時候我們在讀文本時,以為作者描寫的恰如其分,讓我們覺得沒有多餘的東西,其實可能就是在繞遠路。由於文學的基本上是「感受」,我們在創作文學或者閱讀文學作品時,最動人、最刻骨銘心地方往往是那些充滿細節的東西,所以必須要帶著你繞遠路,透過各種的描寫,而最後只是想要與我們提點這一件事情。然而,如何能描寫出動人心弦的細節?創作者除了透過「寫」來練習之外,還可以去看別人怎麼寫,看別人編故事怎麼編,不是只是看完而已,而是要在過程中去想:如果我是這個編劇,我會如何去編這個故事?藉由電影的預告片,我們只要抓住其中隱藏的幾個訊息與設定的條件,就可以編出一部劇來。但作為創作者的我們,追求的是與別人不一樣的東西,我們知道創作的基準、公式後,再來調整自己的創作,才能知道自己能夠與眾不同的地方在哪裡。

  我們身為創作者,其實一直在努力的是說出還沒有辦法被說出來的東西,寫出還沒有辦法被寫出來的東西(沉默);或是把一件事情的細節講到極致與扣人心弦(繞遠路),所以我以為「繞遠路」以及「沉默」一直是文學創作者關心的核心問題。

左起蔡造珉、盛浩偉、戴華萱

團體大合照

盛浩偉簽書會